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一杯好茶还需什么来与之相配呢?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2-13 20:16

  说起茶,我们脑里都会瞬间展开丰富的联想,或草长莺飞,学堂中的朗朗书声和台上先生戒尺旁的一杯茶水;或疏影横斜,慵懒卧榻的美人和伊人樱唇旁的一盏清茶;或宛转鹂鸣,古榕下摇着蒲扇的老大爷和他手边的一壶浓茶……茶,早已渗透进我们的生活,和各种美好事物一起,镌刻入了我们的文化基因中,成为了中国人的安憩之所。

  “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尘心洗尽兴难尽,一树蝉声片影斜。”钱起的这首《与赵莒茶宴》可以说是描绘了无数人心中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的理想境界。可见,好茶与好景向来是分不开的。

  著名散文家林清玄先生曾专到青城山寻茶。青城山靠岷山雪岭,面向川西平原,四季云雾缭绕,树木常青,丹梯千级,曲径通幽。坐于青城山上的道观中,泡一盏青城雪芽,但见汤色碧绿明亮,品之醇爽回甜,留香幽远。想起林清玄书中写道“青城山的道士在做好茶以后,把茶装在锡瓶里,捧在手上从青城山的最高处走下来,由于青城山终年有雾,道士下山的时候,头和胸在云雾之中,然后慢慢飘下来……”举目四望,四周群峰环绕,层峦叠翠,林间雾色,山中清风,实在叫人心旷神怡。

  倘觉景区路远人多,亦可于周末寻一处公园,约三五好友,品茶谈天,看天高云阔,享惠风和畅,岂不美哉?

  “品茗最是清事,若无好香佳炉,遂乏一段幽趣;焚香雅有逸韵,若无名茶浮碗,终少一番胜缘。”若说茶是味觉之歌,香便是嗅觉之舞,两者相辅相成,共同营造出清雅幽静的桃源之梦。

  “焚香清坐,呼童沦茗,聊当一杯春酒。”香与茶虽俱是闲静之物,但不同种类的茶与香却各有脾性,香味高扬多变、枞味饱满的凤凰单丛与穿透力强、凉意十足海南生结绿棋相遇,便奏响一曲激情澎湃的乐章,令人有晴空一鹤的舒快之感;韵味无限的铁观音搭配兰花香味饱满的白棋,则如两位美人掩袖窃语,秋波流转,笑语莺啼,更使人回味无穷;而熟普洱的沧桑遇到可让舌下生津而不乏年代感的沉香,足使人宁心静气,顿感岁月悠远。

  幽室之中,茶的热气与香的冷烟交相缭绕,心宁简静,坐以观我,世间的烦恼忧虑,俱在不言中了。

  茶,饮久未免寡淡,更有饥饿感,故品茶时不可无茶食。八珍糕、玫瑰酥糖、合桃糕、云片糕、冰糖酥、西亭脆饼……单听名字便令人食指大动,当小巧精致的茶食糕点盛于白瓷盘中置于案上,谁能抵抗它们的诱惑呢?

  汪曾祺于散文中提及一种特殊的茶食:干丝。“一种特制的豆腐干,较大而方,用薄刃快刀片成薄片,再切为细丝,这便是干丝。讲究一块豆腐干要片十六片,切丝细如马尾,一根不断……在碗里堆成宝塔状,浇以麻油、好酱油、醋,即可下箸。”他动情地写道:“干丝喷香,茶泡两开正好,吃一箸干丝,喝半杯茶,很美!”

  但广东人对这样的淮阳吃法可并不热衷,广州老茶客喝早茶时必配一屉水晶虾饺,其皮白如雪,薄如纸,半透明,内馅隐约可见,吃起来爽滑清鲜,美味诱人,一杯清茶一口鲜脆令广东人直叹过瘾。而在潮汕,茶和橄榄、话梅干果类才是标配。

  茶事是闲事,茶食为闲食,于繁忙的压力中偷得一盏茶的闲适,便足以让人幸福满溢了。

  有人说,说起茶,便想到翩翩公子长身玉立,素色的手,白色的瓷和绿色的茶交映,雾色缓缓升腾。

  也有人说,想到说书人的响堂木,垂落桌角的剑穗,袅袅的雾气间戏谑的目光,檐下红罗裙的姑娘迈进门,白瓷青茶赛不过她带笑眉眼。

  茶当配琴棋书画,也宜配佳景好香美食,但中国的茶文化的核心始终是人,是当年从万千植物中将其发现搬上餐桌典籍的文人雅士,是于群青中将其采下的纤纤素手,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罗大众。

本文TAG:bbin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