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东白山人话东白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2-26 10:29

  后来知道,山之南,江之北,小时候走过的乡间道路,是东阳北乡的官道之一,东通宁绍,西接金衢,邑内分道向北,就是越乌竹岭迤逦北去的下三府杭嘉湖了。如今古道荒径,除采桑摘茶四时稼穑者少有人走,恍然而有隔世的伤感。

  作为裔孙,葛君据史料推断:建文四年(1402)六月,燕王攻破南京,大肆诛杀建文朝臣,齐泰、黄子澄、方孝孺等皆被灭族。其间下敕文提到“有本府长史葛诚用心狡诈,来谋杀我于六月”云云,把旧账翻到了议程上来,且当时景清行刺事败被杀,灭九族;后屠其家乡,谓“瓜蔓抄”。消息传来,葛府一脉顿作鸟兽散,奔走于荒野间。景清行刺的事发生在八月,消息传到吴宁,该是九月以后的事了,吴宁里仁坊、南马葛府一夜间人去楼空,遂至土地易主,里仁坊成为南岑吴氏义房的聚居地,葛府再无葛姓人家。

  村右兰坑畔,有官方敕建之褒忠祠,纪念葛诚的。葛君在2004年《葛宅记事》写道:“褒忠祠原先构筑村东,不知何年何故整迁于村南溪畔,祠内供奉先人葛诚。乾隆朝采辑《胜国忠节诸臣录》一书,特赐故明殉节臣葛诚谥号烈愍,下诏建祠祭祀。子孙葛金章等奉旨于1777年建成三开间石柱祠一座,供奉诚公神位,历数百年而祭祀不绝。如今诏书翻刻碑上,镶嵌祠内,供后人观览。其中“丹诚可揭……如传殉国之苦衷,碧血长埋”句,至今读来,犹令人唏嘘不已。祠后围墙内,三百年樟树老枝新发,一祠一树,相得益彰。”

  转眼到了近现代,政权更替,供职旧政权的葛龙高沦为阶下囚。其时上海海关的关税账簿架床叠屋,欲啃而无从下咀。从而请出葛龙高。十三档的算盘不够用,换大的,大的还是不够用,特制一架巨型环形圆算盘。指顾之间,三下五去二,葛龙高算出来了。陈毅市长特赦,有文书在,而那架堪称计算机雏形的圆算盘,据说曾在上海活动中展出,后不知下落。

  北山空谷,出幽兰。雨水浴兰花而下,涓滴成流,称兰坑。兰坑在葛宅村右,斗折蛇行自北向南至坑口村入注白溪。葛宅佳绝处,在这一衣带水。水边茂林修竹,随势赋形铺展出去,便是一重又一重的阡陌田亩。

  流水下切,兰坑见底,见岩石历历。岩石横卧,于上于下蓄一汪汪清泠泠的渊潭。岩石如榻如几,可踞可卧,渊潭且深且浅,或洗或濯,或一照风姿。古树扶苏中,老藤披离下,更兼芳草萋萋,行迈迟迟,有佳人兮,临水梳妆起——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本文TAG:bbin真人游戏